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措卡蒋扬钦哲索甲

愿慈悲感化人间!愿世界永照佛光!

 
 
 

日志

 
 
关于我

无与伦比的汤杰千巴蒋扬钦哲旺波在入灭的时候,将自己的心识融入班智达毗马拉米扎的心中,并预言未来际将有二十五位祖古(化身、转世)出世来兴盛如来教法,弘扬利美传承。此后八蚌贝鲁钦哲(语化身)以神通功德力教化海内,钦哲秋吉罗卓(事业化身)和顶果钦哲(意化身)则乘着莲师的预言将雪域佛光照遍了整个世界。钦哲传承和其倡导的利美(不分教派)运动正如杲日般冉冉升起,虽历经磨难却愈加炽盛,现已逐渐成为藏传佛教的主流。这里要介绍的是八蚌贝鲁钦哲的事业化身——措卡蒋扬钦哲.索甲

网易考拉推荐

到底所谓的佛法修行是什么意思呢?  

2008-12-25 21:51:46|  分类: 宗萨钦哲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底所谓的佛法修行是什么意思呢?

有一个很有名的佛法故事──阿底峡告诉他的学生说:「你应该修行!」这个学生试着绕塔,阿底峡过来对他说:「不,你应该修行佛法。」

于是他的学生心想:「噢!上师的意思是绕塔这样的动作可能不对,那我应该做大礼拜。」但阿底峡又跟他说:「不,你应该要修行佛法。」

然后学生又试着做了很多不一样的事,而阿底峡却一直对他说:「不对,你应该要修行佛法。」

学生尝试了所有佛法修行的方法,包括绕塔、大礼拜、持咒、唱诵,甚至静坐等等,然而他的上师都对他说:「不对,你应该要修行佛法!」

终于,学生问上师:「我已经试了所有的方法,那我现在到底可以怎么做?」阿底峡对他说:「你应该要放弃你对此生的贪着。」

这故事对于像我们这样应该属于精神层面的人来说,是当头棒喝。许多喇嘛、出家众──所谓的修行者,我们其实都不足以被这么称之的,我们不够灵性,我们不是真正的精神导师。

如果你想真正的修行佛法,如果你想成为一位真正的修行者,那么就应该尽可能的试着被这整个社会放逐。当没有人要你的时候,就是你开始成为一位修行者的时候,或者,至少要去试着变得让别人讨厌你。

但这真的很困难,因为在这末法时代,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让别人喜欢我、让别人要我,而这不但不会做不到,反而是易于达成的。

在密勒日巴的时代里禅修100天,就等同我们在现在这样的时代禅修100个小时。

因为佛陀曾经对他的僧众说,在佛陀时代能够守住所有戒律的僧人与在未来──就是指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破了大部分的戒律而只能诚心的守住一个戒律的出家人,两者具有同样的功德。因为在佛陀的时代并没有500个频道的电视机,也没有比基尼。

当说到要修行时,大家都会冲去修习那些名称听起来很「性感」的「大」法,例如像「大手印」和「大圆满」这些,因为这些名相听起来非常崇高伟大。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迷失、会让我们分心的原因。

所有修行的法门都一样好,每个都一样具有力量,真的!佛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力量都是同等的,即使在最简单的法门里。

像是在萨迦派的传统法门中,给学生一个小小的骨头,学生看着骨头问「这是从哪来的?」「死亡是从哪来的?」于是用有限的逻辑推出「喔!死亡是从生来的」「等等,那生是怎么来的?」这样来来回回几次之后,基本上就会带领我们到达内在本质的层面,更全面、更复杂微妙的禅修当中。

因此,任何我们能做的我们都应该要去做,然后我们所接受、所走的道便会带领我们到下一个道上去,我们正在修行的道会引导出另一个道。

当然我们会犯很多错误,没有那种可以防止出错、可以完美的先学好每一样东西然后再去修行的事,我们一定会犯很多错误,而从这些错误中所得到的经验是会带给我们很多加持的。

 

 

宗萨钦哲仁波切谈实修

在密勒日巴的十万首道歌当中,其中有一首是在讲述安静的地方。他说,就是在这样安静的地方,过去所有的菩萨找到了他们所要找的东西;也就在这样的地方,不须要太费力,三摩地很自然便会生起。

把我所有在印度、不丹、西藏的佛学院加起来,也许有超过1500位学生在学习佛教哲学。不过我开始感到有点疑惑,我是不是在以所有这些佛教研究提供大家一种对佛法的渴望?这样做是否真的让大家真正接触佛法?

我佛学院里的学生僧众可以直接在心里默诵许多经论,我可以说学院里有超过一半以上非常好、非常优秀的学生和学者,我的三个佛学院里也已经培养出大约超过100位堪布,其中有许多堪布也到其它教派传承的佛学院去,甚至去教书。

但是如果问我这当中有几位真正的佛法修行者,那我就要好好想一想才能回答了。这里头也许有学者、有僧众,但是有没有真正实修佛法的修行者呢?我有点怀疑。

事实上,许多僧众、学者、堪布的自我很大,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学者,同时因为有了些许的佛学知识,他们反而失去了最纯真、最原初的(对于佛学的)虔诚心。对于所有精神上的修行,不论是持咒、打坐,或是绕塔、建舍利塔等等,他们都会说「噢,所有一切都是空性,所以不需要这些。」之类的话,他们变得很会谈这些。

举个例子,很多学者就像这样:假设我们从来没有去过菩提迦耶,许多的学者会去研究菩提迦耶,他们会研读有关菩提迦耶的一切,所以他们知道菩提迦耶的形状、尺寸、距离、大小等等,他们很懂,但是他们从来没去过那里,不仅从来没去过,他们甚至不会想去。

但是有些佛法的修行者,他们或许不是学者,他们没有去研读菩提迦耶,对他们而言,他们会想「噢!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我只有一个长假,我不可能花六天时间去研究菩提迦耶的资料,我只要直接买机票去那里就好了。」

修行者也许没有那么丰富的学识,但是他们修行,所以就直接去了。没错,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资讯,所以他们在路上会遇到一些曲折,不过没有关系,因为他们正在往道上行走。

这些实修者他们知道自己是不足的,他们会犯错,但他们会从这些错误当中学习,然后总有一天他们会到达目的地。而那些学者却还在继续研读书本。

当然,若对这一切完全一无所知,先有些资讯是很重要的。研读是好的,尝试学术研究或学习批判也是很好的,不过,从事学术研究或学习批判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要找到修行的道,然后实际的去修行。

西藏有四个教派传承,虽然这样的分法不是很精确,但我认为萨迦派与格鲁派是比较学院倾向的,而宁玛派与噶举派是比较倾向实修的。他们彼此之间常互相开玩笑,有时候那些玩笑开得满认真的。我有些萨迦派的朋友说:「如果只是修行却不研读,就像四肢残障却试着要攀岩一样。」

我回答他们:「但是你知道,典型的格鲁巴,他们试着去拥有一千只手臂却从来不去攀岩,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必须强调,在现今这个末法时代里,决定要直接去菩提迦耶的人是很少有的。第一,佛学在现在是比较式微的,特别是用研究的方式来看待佛法、接近佛法──那种「佛法文化」,现在也许还存在许多那种从文化上产生的佛教徒,而真正学习佛法的佛教徒可能越来越少了。

更糟糕的是,真正修行佛法的人就像白天里的星星一样,他们就在那里,但我们就是看不到。

所以修行真的是非常重要,加上我们其中很多人其实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这些人当中,有些正处在由山顶开始慢慢往山下走的状态,如果我可以活在地球上90年,那么一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我们的每一天都是很宝贵的,所以将自己的精力跟所有的资源都投入在修行上非常值得敬佩,也是我们大家应该非常渴望以此为志的。我们应该要这样祈请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