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措卡蒋扬钦哲索甲

愿慈悲感化人间!愿世界永照佛光!

 
 
 

日志

 
 
关于我

无与伦比的汤杰千巴蒋扬钦哲旺波在入灭的时候,将自己的心识融入班智达毗马拉米扎的心中,并预言未来际将有二十五位祖古(化身、转世)出世来兴盛如来教法,弘扬利美传承。此后八蚌贝鲁钦哲(语化身)以神通功德力教化海内,钦哲秋吉罗卓(事业化身)和顶果钦哲(意化身)则乘着莲师的预言将雪域佛光照遍了整个世界。钦哲传承和其倡导的利美(不分教派)运动正如杲日般冉冉升起,虽历经磨难却愈加炽盛,现已逐渐成为藏传佛教的主流。这里要介绍的是八蚌贝鲁钦哲的事业化身——措卡蒋扬钦哲.索甲

网易考拉推荐

压抑  

2009-08-10 01:02:01|  分类: 宗萨钦哲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萨钦哲仁波切:压抑、守旧和禁忌

Inhibitions, Conservativeness and Taboos

~ Sandra Scales, "Sacred Voices"

 

我在这本书中想探讨压抑、守旧和禁忌,以及它们如何将我们和自己的本初善──也就是佛性──分离。

一切众生都有佛性。没有什么可让它改善,也没有什么能使它不稳。它的光辉从一开始就是无垢的,不会被染污。虽然我们都有佛的本质,但是却被情绪、习性、压抑等包覆暂时地遮蔽。用脏衣服做个比喻:衣服里本来是没有尘土的,但是只要我们不去洗脏衣服,衣服的原本性质就被遮盖着。大家都同意衣服是能被清洗的,尘土是暂时的。我们知道衣服买来时是干净的,账单上并没有说衣服25元、税5元、尘土10元。我们花钱买肥皂和洗衣机,正是因为我们相信尘土是暂时的,而且能被洗掉。我们因而会有动力去把衣服放入洗衣机,加上肥皂去洗。

类似的,在佛教的最高层次中,你承认你的内在佛性。你相信藉由佛法的修行,能够清除暂时的尘垢,也相信遮障是能被移除的。我自己的祖母和母亲都洗衣服,而且洗出来是干净的。这是管用的。我的师父们和他们的师父们都修持佛法,而且数千年以来都如此──入道,清洗自己,并且证得究竟自性。染污是能被清除的。然而即使过了这么久,我自己还是没能领悟到所谓「染污可被清除」的力量。染污可被清除,这是成佛之道的精髓所在。

所有你生命中一切看来的不好和烦恼都来自于因缘。它们既非「上帝给的」;它们也非在你真正的自性之内。它们更非随机发生。并非像是你闻到对街有狗屎,突然某些狗屎就会出现在你的鞋子上。你要真的踩到它才会。你能了解我在说什么吗?这其实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你有能力去操控造成你问题的因和缘。当你根除负面的因缘,剩下的就是我们所说的佛性。

遮蔽我们佛性的压抑,是因为我们使用外在的参照点来定义并确认我们自己的自我主体而生。这里的问题是,那些参照点不断改变。当我们尝试要跟上这些变异的参照点时,这些压抑就互相堆栈并且成倍数增长。我们的自我意识增加,我们并感受到恐惧和易受伤。参照点是我们希望、恐惧和压抑的由来,也把我们越来越带离己身的佛性。因此,你不如断除压抑,并回到真实──你自己的本初善,你的佛性。

 

问:仁波切,「压抑」这个用词让我感到迷惑。能否请您再解释一下?

压抑的根源就是串习。串习是原因,而压抑是结果。我们生生世世以来累积了无数的压抑和禁忌。想想我们光是这一辈子就累积了多少──从我们的教育、社会、家庭、朋友,身为美国人、身为中国人、身为俄国人。我们已经创造出一些相当惊人的信仰体系和可支持这些的机制。比如说,有些人根据《Vogue》和《Esquire》杂志来决定何谓美丽身体的构造。他们可能断定自己太瘦或太胖,胸部尺寸不对,或者头发太少。为了要改造自己,他们会找在医学院学了很多年的整容医生,会买有很多束带的特别内衣,会做个头皮或毛发移植。他们可能会做的事情是没有止尽的。顺道一提,「压抑」乃是个大生意。

 

问:仁波切,假如我们没有「压抑」的话,那会如何?生活不会变得乱糟糟或失序吗?在我们摆脱压抑之后,不会因此而更加自私吗?

当你摆脱压抑,你会变得愈来愈真诚。但是这里要注意!这不表示你变得像是「没来由地反叛」或是成为新世纪花童(嬉皮)。这并非意指你要把现有的压抑换成更离经叛道的压抑。这也不是说你任性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比这些要更深奥多了。摧毁压抑的确能有附带的好处。你可能不再在乎别人怎么想。无论褒贬,你都能够超然以待,因为你知道褒贬只会引燃更多的压抑。不带压抑是有益的,因为你对他人会有同理心。当别人喜怒无常、惹人厌烦或执拗难处时,你能够思维:「啊,这是由于他们的压抑。」你将会有慈悲心,就像医生会同情不知道自己精神有问题的病患一般。

 

问:仁波切,假设我如您所描述地摆脱了压抑,当我看到一位父亲怒打小孩时,我会如何反应呢?

寂天尊者的教导简洁地回答了你的问题:并非那个人,而是那个怒气。因为那位父亲本身就是自己怒气的受害者,你的反感会被导向他的怒气,而非那位父亲。寂天尊者(的话)是如此、如此优美……我的天,他真是个伟大的人!这类的伟人们竟真的曾经存在于这个地球,真是神奇。不知道有没有追溯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他们应该颁给寂天菩萨,你不觉得吗?

 

问:是的,仁波切,我同意。当我听到「压抑」和「禁忌」这样的字眼,我想到一种肤浅的行为或自我意识;但是当我想到业的模式时,我想象它们是更细微和深层的运作。习性、压抑和禁忌,这些与业有多深的联系呢?

相当程度是如此──一切都是业。只要还有心,就会有业。令人难过的是,没有什么是非业(脱离因果报应)的。我们的习性和业,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习性同时是未来业的因,也是过去业的果。某些我们具有的特定压抑,看来并非基于文化或环境。这是弗罗伊德搞错的地方。假如不相信过去世,我们就只能在这一世寻找自己问题的根源,而且往往归咎于父母、艰辛的童年、运作不良的男女关系、社会等等。但其实我们应该了解到,有很多生生世世,而且我们现在的某些压抑、守旧和禁忌,并不是这辈子的产物,而其实是过去业力模式的延续。

 

问:仁波切,假如个人的和社会的压抑都是如此普遍且具影响力,我们要如何克服呢?事实上,我们甚至要如何开始认出它们?

藉由禅修,不要搅动。

 

问:不要搅动?如何做到?

坐直…念头来了…只要看着…什么都不要做…不要压抑…不要助长。假如你不搅动泥水,水自己会变清。假如你去搅它,水会变得更浊。因此就随它去。压抑最终将停息。假如你不是修行者,这会花点时间。当你每天练习一点,正面效果会逐渐累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日修。

 

问:谢谢仁波切。那天您也说到,警觉性是脱离压抑的关键。我不确定您指的「警觉性」是什么?

不搅动就是警觉性;禅修是警觉性。维持警觉,你便能避免沦于虚假、缺乏真实性。但是要记住,警觉性本身并非一个目标或结果。警觉性是一种道路。警觉性是一个工具。你必须竭力保持随时的警觉,以便避免修道的两个障碍:第一个是「错误的道」(邪途),当你开始想着其实没有因缘、没有过去世、没有佛,这时你就从道上跌落了。

第二个障碍是「走上岔路」(歧途),此时,修道的本身即是问题。事实上,有些进展的人反而更容易走上岔路。比如说,他们可能对修道产生厌倦,也许几百世都走到另一条路上。或者,他们也许变得如此专注于修道的某个面向,这反而阻碍了自己的进步。举例来说,谦虚是个美德,但是假如你太固着于必须谦虚才是有德行的这个想法,它就有可能变成障碍,因为有时为了真正利益他人,你必须相反而行。假如一个婴儿移向火堆,温和谦卑的说话就不善巧,你必须强而有力地喊:「不!」这就像是相较于塞尚的一幅美丽水果静物画,米罗的超现实主义画作或许和某个人会有更强烈的共鸣。

有些在道上达到特定层次的人,若因太享受而停滞不前,这也是走上岔路。他们爱上了道的本身而忘了自己的目的地。这些障碍都有可能发生,因此警觉性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个方法、工具,和警卫。

 

问:仁波切,会不会有人把「克服压抑」曲解成对轻率行为的合理化?

这有意思。自我居于压抑中。在试图清除一个现前压抑的过程中,你发展出另一个压抑。这发生在很多所谓的灵修者身上。对离于压抑的自由产生执取,这不过是又创造出另一个问题,因此并不是自由。你能了解吗?假如我说「你很美」,你不会当真。但是假如我说「你的嘴唇有点怪」,你会煞有其事地吸收我的话语而连想多天,不是吗?选择性的聆听是人类的特点,我们往往依据什么让自己最愉快或是依据自己已经建立起的压抑,以选择并撷取教导。但正因如此,我们的道途才会无效。这很重要,当我们决定认真学佛时,我们对他所说的一切都要认真以待。

 

问:我们如何不违反人性的基本原则而能清除压抑?似乎有些原则是我们要保持的。

我们有很多原则,不是吗?但是原则是心所造出来的。它们可以每天改变,而且是你所采纳的参考、教育、任何价值观之产物。并无所谓「固有的原则」。问题是只要你还执着于一个原则,你就被困住了。目前你不需要消除所有的原则,但是要知道,原则只是想法,不是固定的道德标准。从灵修的角度来说,所有的这些原则最终都将被舍弃。比较难处理的是:虽然我们的目的是清除一切压抑和原则,但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做为修道的方法,我们必须暂时采纳特定的原则并滋养特定的压抑。

 

问:因此看来我们必须要造作到某个程度,然而我们却本应要去营救「不造作」(rescuing the unfabricated.) 。我们如何平衡这两点?

你不需要去平衡。其实,无论如何,都需由「不造作」来接管。

 

问:仁波切,我仍然担忧要如何真诚。假如我们不做某程度的设限,那么我们的想法、感觉和经验一定会让别人陷入混乱。

是什么让你觉得真诚就会使别人陷入混乱呢?不会的。那不是我说的「不压抑」。保持真诚会增长你对别人的尊重。你会知道他们正因为他们自己不真诚而在受苦;你会毫不傲慢,自然地以细心周到的慈悲来响应他们;你会同理他们的易受伤,并有真诚亲切的合宜举止。懂吗?

要表达无压抑的意义是很难的。但大圆满成就者是这样说的:就像从大人的观点来看一个小孩的经验。举例来说,小孩,特别是婴儿,不担心赤身裸体有什么。他们既不害怕,也不是对此有勇气。你明白吗?没有恐惧,但也没有「无恐惧」。身为大人,我们裸体上街散步就会很窘。但这是我们发展出来的一个压抑,并不是固有的。

大圆满无疑是压抑的摧毁者。也许我们应该以我祖父敦珠法王之语在此做为结束:

 

佛果不以造作法证得。

心、智之禅修是欺人敌。

今以狂舍摧毁对行事作风的执取。

让此生安于无压抑的如实自在中!

 

〈英文直译:

成佛之果,不是由造作的法所达成。

由心所造、智能所作的禅修,乃是欺诈的敌人。

现在,以疯狂的舍弃摧毁对作风和举止的执着。

让这一生,在没有压抑的赤裸自在境界中度过!〉

 

成佛非由造作法,造作修心乃敌诈,猛离摧毁外相执,本然自在度此生。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