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措卡蒋扬钦哲索甲

愿慈悲感化人间!愿世界永照佛光!

 
 
 

日志

 
 
关于我

无与伦比的汤杰千巴蒋扬钦哲旺波在入灭的时候,将自己的心识融入班智达毗马拉米扎的心中,并预言未来际将有二十五位祖古(化身、转世)出世来兴盛如来教法,弘扬利美传承。此后八蚌贝鲁钦哲(语化身)以神通功德力教化海内,钦哲秋吉罗卓(事业化身)和顶果钦哲(意化身)则乘着莲师的预言将雪域佛光照遍了整个世界。钦哲传承和其倡导的利美(不分教派)运动正如杲日般冉冉升起,虽历经磨难却愈加炽盛,现已逐渐成为藏传佛教的主流。这里要介绍的是八蚌贝鲁钦哲的事业化身——措卡蒋扬钦哲.索甲

网易考拉推荐

上师开示]皈依与保护-宗萨钦哲仁波切  

2010-08-16 23:37:52|  分类: 宗萨钦哲仁波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尊
“本尊”是一个金刚乘的专有名词。从较普遍的佛法上讲,唯一被提及的名词是“佛”。
宗萨钦哲仁波切宗萨钦哲仁波切

如果你去上座部(南传佛教)的国家,本尊几乎是次于佛陀的。事实上,很多地方也许连“本尊”这个概念都没有。比如,尽管在密乘中,文殊、观音或度母等本尊被珍视为与佛同等,但如果你去到上座部(南传佛教)的国家,首先,他们可能连诸如观音菩萨的形象都没有。即便是有,这些本尊一般上也被称作佛陀的“俗家弟子”。他们不是真正的“本尊”,他们是“弟子”,就象阿难或者须菩提一样。事实上,他们还是等级较低的弟子,因为他们不是出家众。

同时,“本尊”也常常被指为是天人、神仙。不幸的是,即便我们谈到密续的“本尊”时,我们的心还是马上把它与某种天神联系在一起。所以,一旦提起“本尊”这个词,我们想到的是光圈、有超凡能力且样貌好看的本尊、发光、不同的颜色、飞来飞去等等。其实,密续的“本尊”不外是指一种觉醒的状态。所以,它不必是个天神类的生命。它真的不是。密续的“本尊”不是指一个神圣、天神类的生命。它是一种觉醒的境界。

意本尊
密续的本尊通常有三种形式:身、语、意。在这三者之中,我们可以说“意本尊”是最重要的。简要来说,这个没有造作的“当下”的心,这个由上师给你引介的,这个你在维续保持着的——那就是究竟的本尊。保持它,或培养它,就是我们所说的“亲近本尊”、“向本尊祈请”、“皈依本尊”。但是这却很难做到,因为这太容易,也因为我们造作、伪造的习性太强了。

语本尊
接下来我们有咒语作为“语本尊”。“嗡嘛呢呗美吽”或者任何你在念诵的咒语也都是本尊。咒就是本尊,本尊即是咒——你明暸这点是很重要的。如我前面所讲的,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要接受这点可能是困难的,因为对我们来说,一旦提到“本尊”这个词,我们认为它指的是个有手有嘴、可以作为我们供花对象、看起徕象是人类的某人。所以,要接受咒就是本尊需要些时间。为什么金刚乘的修行人被要求念很多咒语呢?因为累积咒数可以使你趋近本尊。而趋近本尊意味着接近觉醒的境界。这是究竟的目标,你们必须牢记。

身本尊
最后,身本尊。我想你们对这应该相当熟悉了。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橙色、蓝色、红色;标志如金刚、莲花、月轮、光圈——这些全都是身本尊。同样的,我们能做得最好的就是试图观想本尊不断地来回发光。如果做不到,那你可以塑一个佛像,画幅唐卡或者请一幅图像;供在佛坛上,注视它、做供养,并恭敬顶礼。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趋近本尊,但是这一切全都是困难的。能够清晰地观想是困难的。也许有时,我们能有清明的一瞥,可是却难以维持和稳固这个观想。另外,即使我们能够有良好、稳定和清晰的观想,也许我们还可以完全专注地持咒,但从根本上,所有这些方法万万不能脱离对空性的理解,而这又是很困难的。在咒和本尊的修行中,我们几乎总是难免把它们想成是有形的、真实存在的,而且总是被客观和主观的二元对立染污。我想要引出的重点是为什么皈依是重要的。
……

密续的本尊并不是个实存、外存的生命。我不知道你想要怎么祈求,但是想得到本尊的加持,并且要亲近本尊——就是我昨天讲的身、语、意本尊——这种境界是相当复杂的。当然,我并不是在劝阻你去修本尊。我想说的是,对初学者而言,其实不仅是初学者,即使是对最资深的修行人来说,皈依大概是最可靠的修法了。

修皈依:接受和忆念
修皈依有两个关键。第一是接受;第二是在接受之后,要忆念。象我常说的,实际上“我皈依”这句话有时有点儿具误导性,尽管它仍是最好的表达。“我皈依”应当被理解成“我接受,我承认”。“我皈依法”是指我接受这个真理,我承认这个事实。什么是真理?佛陀说:“所有和合事物皆无常”,就是说泡沫会破灭。当一个经济学家接受这个事实——无论一个泡沫漂浮多久,它总会破灭的——这个人就已经从泡沫会永存的幻象中受到了保护。我接受我会死亡。我接受我的死亡会随时到来,而不是“过一阵子才来”。
宗萨钦哲仁波切在开示宗萨钦哲仁波切在开示

我给你们讲皈依的重要性是源自一段经历。我的一位来自香港的老朋友最近离世了。她叫作“明”。她很年轻,多年来饱受病痛的折磨。明和我一直在试着找解决的办法——记得吗,解决方案?各种办法。藏药、中医、印度药物、会供、修法……但最后,我和她长谈了一次,让她接受吧。放弃挣扎求存,她必须面对死亡。我们谈到皈依。同时,因为她的性格非常坚强和对佛法极为虔诚,她很轻易地接受了,而且她真的做到了。她将重点放在皈依的修行上。我不得不说,尽管我应当是在教导明,但看着她如何逝去,我必须坦承,我内心里秘密地希望自己离世时可以象明一样。如果我可以象她一样地离去——充满信心、对不确定性没有丝毫的恐惧,我想我就可以算是有所成就了。有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最简单的。难怪在所有佛教的修行中,第一件事就是皈依。这就是为什么我昨天说,我修行了这么多年,到最近才意识到,其实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特别是初学者,同时也适用于资深的修行人——修皈依是精髓。

皈依佛、法、僧
接受真理或事实,就是“皈依法”;亲近那些接受相似的真理之人,就是“皈依僧”;仰止那些不仅仅证悟了真理,还教导你真理的人,就是“皈依佛”。这就是为什么,至少这次,我们应该修皈依。

我促请你们去修皈依,不只是这次修,而是时时刻刻都要修。

究竟的皈依:禅修空性
在最高的境界,当你禅修空性时,那当然是究竟的皈依,因为你在接受、你在保持、你在安住于绝对的真理上。没有比这更高的皈依修法了。正因如此,你一定记得在《心经》的结尾部分,佛说般若波罗密多咒是无上的药物,能驱除一切障碍,等等。但是这么高境界的皈依修法,也就是禅修空性或安住于空性,对初学者来说,一开始当然是特别困难的。“没有皈依的对象”、“没有皈依的行为”、“没有皈依者”——象是这样的概念,是很难理解的,尤其是对初学者。要理解究竟的皈依,需要一点点听闻和思维,以及很多的禅修。

相对的皈依:臣服于皈依的对象
在更粗显的层面上,皈依是最实用和最容易的修行。当我们人类的生活出现了问题,我们的习惯是臣服于一个解决方法。这就是为什么修皈依的方法也契合了我们臣服于一个全知、全能、强大的皈依对象的习性。能记住我之前谈到的本尊的繁复细节,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是困难的。不过,祈祷和臣服于某人,向他祈求帮助和保护却是我们的习惯。乍看之下,当我们修皈依的时候,我们就有那种臣服的感觉。所以,在所有的修法中,这大概就是最容易、最实用,也最契合我们思维习惯的修法。


忆念三宝
传统上,有一种方法是一遍一遍地反复念诵皈依文。我相信你们都很熟悉诸如念十万遍皈依文兼做大礼拜等等这些修法。但是,就象我前面讲过的,皈依有两个关键的层面。一是接受、二是忆念。在相对层面上,修皈依的精髓在于忆念三宝。在这里,我再次提醒你,记住空性之见地当然是究竟的皈依修法。但相对层面的修持,就是忆念三宝。其实经文里有提到。我想它应该也已经被译为中文了——一部关于忆念三宝的简短经文。

(1)忆念佛
我在这里强调这点是因为,不幸的,念诵皈依文变得有点让人生厌了。它成了一种类似文化的东西,因此人们只是喃喃念诵,完成数量而已。其实我建议我的一些朋友们还有我的受害者,与其只是去念诵十万遍皈依文,不如去试试一些会使修行更具意义的方法,这些方法并不是我杜撰的,而是确实地在很多经文中有所指示。例如,忆念佛的名字,比如释迦牟尼佛;或者是他的形象,比如金色;或他的慈爱;或他显现的某个片段,比如摺起他的袈裟、赤足步行、托钵乞食。当你能够记起这些时,你计一下数。你可能是在做某件事情的当儿,在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地点和时间想到这些,比如在肉铺或者屠宰场。就算这个念头非常、非常的短暂,你应当算做一次。如果你持续半个小时想着佛陀而没有任何间断,你也应当算做一次。因此,每一个想起佛陀的其他念头都成为你的念珠。最好买个电子计数器。你甚至不必这么想:“噢,佛陀,我皈依您”,才能算做一次。只要一点零碎的念头想象佛在摺起他的袈裟,就足以被算作一次了。

还有其他的方法。实际上,这些在佛经里全都有解释,只是这些东西被我们遗忘了。令你自己能够听到佛的名号——这也可算一次。通过你或别人,让其他的人听到佛法僧的名字、功德或作用。

(2)忆念法
关于法——忆起空性、无常、四圣谛、缘起,其中的任何一个。然后,当然禅修是最好的,哪怕只是禅修片刻。禅修、思维空性、谈论空性、听到关于空性、无常……任何这些……禅修是其中最好的。我觉得有这类的象征是相当重要的。这就是出现塑像和书籍这类东西的理念。塑像、书籍、佛书……要点是,去具有这些东西。

当我试图从斯里兰卡请《三藏》时,我的一些西藏朋友就对我说:“你为什么需要这个?这个没用的,你又看不懂”。是的,具有佛典。

而且,你付出的努力越多,大概也就越好。今时今日,你可以直接买到任何的佛书,象是《金刚经》,你直接就能买到。好多时候,你甚至可以得到免费的赠本。不过,如果你可以亲自手抄,就更好了,因为这些都是忆念三宝的方式。类似的,为自己或他人绘制佛陀的形像;还有,象佛经里提到的,随身佩戴。佩戴的方式是确保我们的身体能触碰到它们。例如,《金刚经》,你可以戴着它或触碰它。

(3)忆念僧
关于僧——尊重任何与僧伽有关的东西。在僧众中,也许在家的僧伽比较难认,但出家僧众可以通过标记分辨出来,比如红或黄色的僧袍。在《本生鬘论》中有个非常美丽的故事:当佛陀是只狮子的时候,一位猎人伪装成出家人而杀了它。因为那个猎人知道这只狮子尊重僧人,所以他就穿上黄色僧袍伪装成出家人。狮子以为有位僧人走过来靠近它,结果就被杀了。因此,这只狮子积累了很多功德。这只是无数皈依修法中的一些,供我们这些普通人和初学者修习。

活在当下
我再三对你们谈到,在所有这些皈依修法中,活在当下大概就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修法了。活在当下是止观的精髓。有人要求我为此做点简短的介绍,所以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讲的。当我们说不住于过去、不住于未来,而住于当下的那一刻……我们一旦这么说,就会产生两种反应。一种是:“哦,这是大圆满法!他怎么可以这样公开地讲?”另一种是:“哦,他正在教大圆满!让我们仔细听。”你可以查查佛陀的经论,从头到尾从尾到头查看十次,你根本找不到佛说过一句你必须住于过去。类似的,佛也从没说过你必须住于未来。没有。只有那些从沙漠来的、嗅过骆驼的人们才这么说。

所有佛的教法都是在说活在当下。接下来的挑战就是,当我们提到“活在当下”这个词的时候,我们就禁不住去想那应该是些特别的“当下”,是个很奇异、很神圣的东西。因此我们是这么做的——我们试着禅修,然后你想到面条、电影。然后你想:“啊,这个不是的!我那特别的当下在哪儿?”你在找寻,却不知道当面条出现在你脑海时,你只要觉察它,而你需要做的就只是这个。

下一个挑战。你在打坐,面条出现了,你觉察到面条。但是几个月后,面条还是持续出现。

当下
在当下。
我想提醒你们的是,佛的所有教法中从未提到住于过去或未来。事实上,在有些大乘经论中,甚至住于当下都是不被鼓励的。不过,这是以后要谈的,还是不要把我们自己搞糊涂吧。

让我们想想,这个世界的所有这些灾难和不幸从何而来?不幸、问题、灾难。什么是这个世界的大魔头?主要的元凶……让我们思维和考虑,什么是我们的生活和世界的罪魁祸首?只有一个。“它”一直在那儿,就在我们面前。很多“它”,不只是一两个,而是很多个“它”。

罪魁祸首:散乱
我们生活中的罪魁祸首,西藏人称为yeng(gyeng)。英文里,你可以粗略地把它翻作散乱。为了让我们更好地理解散乱,也许我们可以试试用一些别的词。英文里,有一些很好的表达——“激动起来”与“被困住”。我相信中文这么古老的语言里也有更好的用语。“发愣”——让我们再形容一些。它可以变得相当极端。有时,你是如此的散乱,你的嘴张着,一只苍蝇飞进去,甚至还有时间飞出来,你都还没有意识到。

在较细微的层面上,几乎所有我们所做的,几乎所有的一切——甚至是我们现在所修的念住,都是某种形式的散乱。基本上,轮回的特征实际上就是持续的散乱。这是我们所唯一拥有的。所有这个地球上的一切,所有商店里出售的一切,都是为了使我们更散乱。此刻,散乱似乎正在大倾销,香港的价格更便宜。

想得到赞扬是一种散乱;想得到注意是一种散乱;逃避批评是一种散乱。基本上,即使向往小小的舒适都是一种散乱。很多我们做的事,在俗世里被称作“不散乱的”、“全神专注的”,从修行的角度看,它们只不过是一些很有组织、很有文化的散乱。只要有一个目标,你就必然会有散乱。举例来说,禅修时,我们总有个目标——如果不是为证悟,至少是做个平和宁静和有自控能力的人,这意味着,我们在禅修上渴望有所进步。看,现在进步就是其中一个最大的散乱。渴望有所进步就是禅修最大的散乱。

当散乱初起时,可以说是“没问题的”,但散乱通常都会演变成沉迷。实际上,所谓的佛法,不论如何教授或修持——无论是在上座部的国家里剃了头的僧人,或是西藏佛坛上所有复杂的仪轨,凡此种种——所有这一切只有一个目标,一个目的,就是将散乱拆除解体。但是很多时候,这些设计来消除散乱的方法本身,恰恰成了散乱的来源。我敢肯定,许多上座部的修行者被诸如头发到底应该剃到离头皮多近、什么才算是真正的黄色僧袍、如何穿著,被所有这些导致散乱。类似的,西藏人则为哪个食子应该放在哪个食子的后面而散乱。如我前面所说,人类就是不能不带某种形式的散乱来沟通、生活或存在。

你可能会问:“那你为什么还教这么多不同的东西,这些仪轨、咒语,所有这些?”正如我在这五天刚开始时说的,最简单的事,也是最重要的事,就是住于当下。但是我们无法欣赏它。我们渴望复杂。住于当下——简朴的修法——真的太过难以忍受。我们没法相信它。所以无论你是去日本的禅宗寺庙,他们说那里崇尚简洁,他们没有仪轨,对吗?但是要制造“简单”,好比一片枫叶落下,然后有人去捡起来打扫干净等等,这同样是造作的、虚构的、难以修持的。就象是如果你去印度或西藏,那儿的佛坛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太多的颜色、太多的照片、太多的佛像。同样是造作的。西藏僧人忙着制造杂乱而散乱;日本僧人则忙着收拾整理而散乱。如果我说,就象昨天讲的,当一个如一碗面般世俗的念头出现在你的脑海,只要觉知它,就已经够好了。如果我这样说,你多半是不会满意的。念些咒语、修些仪轨、做一些更仪式化的东西会更让你满足。我也是这样的。

“智慧的面条”:觉知
现在我告诉你最重要的部分,仔细听。当你打坐时,一碗面出现在你脑海,你需要做的就只是觉知它。不过你知道吗,好多人会这样做:坐着,一碗面条浮现,然后你紧抓着这碗面,因为我跟你讲过要以这碗面做禅修。现在面条已经变得如此神圣,你会尽力去维持这碗面。就在这里,你(的禅修)垮掉了。当一碗面浮现脑海时,你注视它。随后你想吸烟,你就想,“啊,这个不好,让我回到面条上”。你的禅修已垮掉了。要点是:你坐着,或说禅修,一碗面出现脑海,你觉知它——很好。这之后,如果你开始想着面条,那么面条就成为了一种散乱。所以觉知面条不是散乱,但是,想着面条就是面条散乱了。这里有两种“面条”。一种是“智慧面条”,一种是“散乱面条”。“智慧面条”就只是简单地觉知它。之后,如果你开始想着面条,那它也就成为散乱了。

下一个实际的问题是,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有这么多的念头。不只是面条,还有香烟、电影、谈话、男生、女生,各种各样的想法,好的念头、坏的念头……我们怎么办?都是一样,当这些念头出现时,你就只是觉知它们。焦虑、愤怒、快乐、幸福,不管是什么念头……只是看着它。当然,作为人类,我们都想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效果。

看着念头的效果
那么问题就是,我们为什么这么做,有什么效用,意义是什么?如果你持续看着你的念头,这些念头就不会制造故事。如果你只是看着你的念头,这些念头就全变成好象是未被剪辑的电影镜头,象拍摄电影,没被剪辑过的。当你一直这么做并且越做越多时,你的未剪辑的电影镜头里,自然也就不会有音乐、主题和特效,所以你就不会被困住。

接下来,有个重要的问题:你可以说,我是美林或华尔街的总裁。我需要思考、需要计划、需要时间表。如果我修持这种“当下”,我的所有念头变成是未被剪辑的、支离破碎的,然后就会怎样呢?我可能会丢掉工作。这是个常见的问题,我肯定你知道它。在我们的生命中,什么是导致我们成功的最重要工具?控制。我们都是控制狂。我们只不过是不知道如何控制事物,否则我们人人都是控制狂。你如何才能控制呢?还是,面条禅修。让我们叫它做“当下”吧。你看,当你觉知你的念头时,这就意味着你不散乱,意味着你没有入迷了,意味着你没有激动起来,意味着你没有被困住,你控制得住,你也很放松。当然,我理解你的生意伙伴是很紧张的那种人,他就真的开始怀疑你了,因为你很轻松。这经常发生。有时候我们跟很放松的人一起旅游,比如去机场,他们老是不来。他们几乎落在后头了,我们开始紧张。我们几乎总是错的。他们总是准时来到。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建议你,为了你的朋友好,你应该假装你很紧张。(众人笑)你应该假装你很偏执。你注意到了吗?如果我们看起来忙的话,我们的很多朋友会开心的。不仅仅是生意上,也包括人际关系,所有的一切……活在当下是关键。现在我想总结一下,我所讲的关于“当下”任何东西,根本不是《大圆满法》,也跟大圆满的修法相去甚远。所以不要以为我传了你们大圆满法。

结语
祈请保护的诸护法大会供大致上已完成了。我吁请你们牢记,为着能从外、内、密的问题中得到保护,你们应当唯独倚赖皈依的修持。当然,那些能够修更高的仪轨和更深的禅修,比如大圆满或大手印的人,他们应当毕生投入其中。最后,我们要随喜所有使这次会供发生的人们,愿我们所有的人,无论我们从事什么,致力追求什么,有什么举动,不管怎样,都引导我们修行佛法。最后,再一次的,我要提醒你们永远将三宝铭记于心,并感恩三宝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